相关文章

钱宝网张小雷投案 南京多家“互联网理财平台”跑路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njbbgs.net/

非法互联网理财平台已成南京“一大公害”

南京金融系统一位资深业内人士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,非法互联网理财平台在南京野蛮生长、搅乱南京金融市场,已成“一大公害”。在钱宝网出事以前的数年时间,南京各类非法互联网理财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出现,他们大多打着P2P公司旗号非法招揽业务,却没有任何资质和牌照。“一般情况下,非法互联网理财平台办公室设立在装饰高档的写字楼内,再招些腿勤嘴甜的小伙子小姑娘作为业务员,印一堆宣传海报就可以出去欺诈投资者投钱理财。平台跑路后,有的家庭因此倾家荡产。”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走访得知,不少非法互联网理财平台打着投资管理或者金融公司旗号招揽业务,出事后给写字楼也造成不小的困扰。南京新街口一高档写字楼物业人员告诉记者,这些理财公司付租金很大方,工作人员穿戴干净整齐,但确实有不少骗子公司混迹其中,经营几个月或者一两年后跑路走人,“租房者来租房,我们也不能不租。但这些骗子公司跑路后经常有投资者聚集,把我们搞得筋疲力尽。现在这类公司租房,我们都会严格审核。”

某非法互联网理财公司员工赵振向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透露,这类看似光鲜亮丽的公司,业务开展时多采取哄骗方式,以老人为主要目标。“因为老人分辨甄别能力差,但兜里有闲钱。而且,老人大多惜财节俭,公司便准备很多大米、油面、水果等当礼物,注册会员即可领取。老人们拿到东西后,再以高额收益诱惑他们投资,轻轻松松就可以让他们掏钱。”

一旦这些理财公司跑路,投资者大多会血本无归。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在以前采访中碰到过多起类似案件。

家住南京鼓楼区的罗凤,将数十万元养老金投入位于紫峰大厦28层的南京凯鹏财富,前3年均如期拿到本金和利息,罗凤感觉挺靠谱,便将这个“发财渠道”推荐给亲朋好友。2016年9月,南京凯鹏财富跑路,看到一片狼藉的现场,不少投资者直接瘫坐在地。

同样在2016年9月,南京新街口一家名为易乾财富的理财公司也跑路消失,公司人去楼空,对外公布电话显示忙音。知情人士透露,其幕后操盘老板早已携款潜逃美国,大批投资者听闻后顶着烈日围聚在易乾财富公司楼下守候,但无济于事。

在更早的2014年7月左右,在近一个月时间内,南京4家互联网理财公司网金宝、科迅网、融信宝、创鑫贷相继跑路、失联。

蛙宝网在南京河西奥体名座E座9楼的办公室被警方查封后,日夜有特警在门前看守。 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 刘照普 摄

跑路公司多为轻资产运营,可追回款项比例极低

一位金融业内人士接受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采访时称,一般情况下,互联网理财机构或者P2P平台倒闭,负责人跑路,通常涉及非法集资类犯罪,属于公诉案件。跑路大多是因资金链断裂,或挤兑提款情况严重,这些公司的剩余财产非常有限。加之目前互联网理财公司多是轻资产运营,投资者即使第一时间赶到现场,可以处置资产也不多,能追回的款项比例非常低。

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薛洪言认为,此类互联网理财平台大多没有相关资质和牌照,用户通过做任务赚钱,但实际上并非多劳多得,而是与投入的总资产成正比。“一旦佣金收入与总资产成正比,就带有‘赚取资本收益’的意味,‘做任务、赚佣金’更像个幌子,募集资金的业务本质加上超高的收益率,都指向‘庞氏骗局’模式。”

江苏省互联网金融协会秘书长陆岷峰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:“P2P有特定含义,跑掉的基本上属于线下门店类的理财公司,不属于P2P公司,我们协会会员单位到目前为止没有一家跑路的。2018年,我们将在地方金融监管部门领导下,进一步加强对投资人教育力度,引导协会会员单位规范经营,加强行业自律。”

1月9 日晚上6点多,在南京河西万达广场写字楼丽州平台办公室,近二十位投资者在商议金光荣跑路后的对策。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 刘照普 摄